Bubby Rayber 大婚的日子来的太快了。当时已是四月中,而不到一个月之后他就要在印度南部举办一场旷日的千人庆典。他亟需一个能快速传播婚讯的方法。因此这名 28 岁的 LinkedIn 高级系统工程师,转而向一个他很熟悉的网站寻求帮助。Rayber 通过程序员们最爱访问的社交网站GitHub向其好友们发出了邀请

事实上通过 GitHub 发送婚礼请柬的事并不多见。发起于 2008 年的 GitHub 是一个软件工程协作平台,其主要功能是保存你的工作成果,并对提交的各种变化进行全面跟踪。同时其内容面向全世界共享,并接受各种评论。程序员们对此津津乐道。直到最近,其业务已经开始不满足于此了。

正如前文所述,婚礼请柬与开源软件项目的共同点其实比你能想到的更多。在 Rayber 的例子中,就在他刚刚上传了自己婚礼请柬后不久,一名宾客就修改了其中一处笔误,而另外一人则添加了一条文辞可爱的祝贺。而 GitHub 的员工则认为这种协作方式代表了未来:任何人都可以向任何项目谏言,而针对解决方法的讨论就像在 Facebook 发文一样简单便捷。

GitHub 联合创始人兼 CEO,Tom Preston-Werner 谈到:

我们为软件开发所打造的开放协作流程非常诱人,以至于具备高协作性的非软件项目都会为此吸引。

就在去年,Twitter 的首席律师 Benjamin Lee 通过 GitHub 为工程师们起草了一份新的专利许可协议。而不久之后,GitHub 用户们就为其修正了很多小的语法错误。再后来,Twitter 联合创始人 Evan Williams 的孵化器创业公司商业运营总监 Trishan Arul 又建议加入一些文本,Lee 表示接受。

在另一个迥异的领域中,来自德州一家圣公会教堂的音乐总监 Adam Wood 正尝试将一份格列高利圣咏的大纲上传至 GitHub。他认为对于唱诗班总监而言,那是最好的用来分享和改进各种音乐的服务平台。

GitHub 这家拥有 5 年历史,三百四十万用户的网站已经成为了黑客圈中最炙手可热的社区。程序员们乐于在其上分享项目雏形,并众包各种改进。但是公司本身有着更大的志向:改变人们的工作方式。首当其冲的当然是软件开发人员,而后将是任何与文字修编有关的工作。例如律师,作者,甚至是公务员,都会乐于接受 GitHub 的协作方式。

对于初来乍到者,GitHub 就好像某种意义上将视频美图抽象为代码片段版本的 Facebook。但其实很多内在的观念是想通的。你可以“追随”其他黑客的动态来了解他们在做些什么。你还能够在他们的代码上加评论。就像在 Facebook 上评论照片一样。你甚至可以为项目“加星”来表达你对它的喜爱,就如同在 Twitter 上标注“最爱”一样。

但它还远远不止是社交网络。人们通过它发掘感兴趣的新项目,调试并改造,尝试新想法。然后通过推送按钮,将更新融合入项目。你还可以对项目进行“分叉”。这是 GitHub 中对于复制项目的术语。你可以通过复制一个项目,进而修改并建立你自己独立的版本。

事实上人们不仅限于对 Lee 的 Twitter 版权专利修改提出建议。那份专利被复制了 53 次:其中包括 Arul,一名波特兰的计算机专业学生,还有比利时的自行车设计师。这些复制版本会各自演化,甚至最终融合回 Lee 的最初版本。这项实验激发了硅谷的顶级法律公司 Fenwick & West(GitHub 是其客户)在今年早期于 GitHub 上发表了 30 页的创业公司标准文档。该公司合伙人之一 Ted Wang 谈到:

我猜测在未来,GitHub 会成为法律从业者的实际工具。

这便是 Tom Preston-Werner 同其 GitHub 团队正在构筑的。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此网站来架设免费的开源项目,而这也是大部分用户正在做的。然而通过付费服务,公司可以保持他们的软件及其他项目不对外公开。甚至是通过安装他们自己版本的 GitHub,将项目内容保密。针对不同的项目,收费可从每月几美元到每年成千上万美元不等。

34 岁的 Preston-Werner 称,他销售给其客户的是更好的协作。如同杰克韦尔奇治下通用电气一般的品质。Preston-Werner 谈到:

通用电气拥有六西格玛哲学。他们是本着这样的原则来确保产品质量和组建团队的。而我们拥有 GitHub 的方式。并且我们相信很多人都会从中获益,并输出更多更好的成果,并乐在其中。

就在去年,该公司接受了 Andreessen Horowitz 的风投公司惊人的一亿美元注资。巨额投资彰显了更大的野心。Andreessen Horowitz 的合伙人 Peter Levine 说:

我们坚信这是绝对是一项非常特别的业务。GitHub 对于源代码所做的事情绝对可以应用到其他领域。不论是 GitHub 自己开发或是其他公司给基于其上的再次开发,可以想象那将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合作平台。

作为投资人他看到了 GitHub 立足于程序开发人员的起步阶段,并相信这种模式适用于任何需要存储,修改以及讨论文本的行业:比如法律公司,医院,银行,设计行业。

很多人都试图将基于网页的协作工具销售给大企业。尽管目前对于购买了微软的 Yammer 产品以及 IBM 的 Connections 软件的公司能否适应 GitHub 的模式还不清楚,但是 GitHub 的确具备它们所缺失的优势:大批已经在 GitHub 架设了私人项目的忠实拥趸。这些人通过对 GitHub 的试用,将会成为推动其单位安装 GitHub 用于日常工作的根本动力。

GitHub从何而来

Beer:30 酒点半——这是 GitHub 每周一次,两个小时的员工集会的名字。同时也是 TED 演讲。GitHub 的近半数的员工都参与其中。窗外是四月阳光下巨人队球迷为击败对手圣路易斯而热烈的欢呼。屋内 GitHub 的员工们要么怀抱 MacBook,或是手捧啤酒。台上四架摄像机锁定着演讲台后身着牛仔裤黑体恤的 Preston-Werner。他正在责备着湾区的地铁系统 BART,源自他几周前携妻子和幼子乘地铁去农贸市场的不快经历。他谈到:

这便是 GitHub 从何而来,发现了一个糟糕的方案,进而试图打造一个更好的取代它。

六年之前,Preston-Werner 同他的联合创始人们,Chris Wanstrath 以及 PJ Hyett 都是典型的湾区程序员。微软正试图将 Preston-Werner 从收购的搜索创业公司 PowerSet 留住,但还是失败了。Wanstrath 和 Hyett 已然辞去了他们在 CNet 的工作,创立了一家叫做 FarmSpam 的网站。一切都还未开始。

为大公司打工的经历让他们身心俱疲。他们痛恨低效与官僚的作风,以及缺乏自治的权力。Preston-Werner 说:

你在某处工作了两年,无聊且沮丧到了极点,只好离职。

他们相聚在一个叫做 Zeke 的运动酒吧,紧接着就决定启动 GitHub 这个项目作为副业。而他们所要修正的“糟糕方案“正是 Linux 操作系统的创始人 Linus Torvalds 的 Git 软件,一个设计用来跟踪变化的软件。

Git 对于极客程序员来说是很棒的,但是大部分人在安装使用的时候都会遇到很多困难。因此 Preston-Werner 和 Wanstrath 建立了一个网站,通过 Git 管理来便捷的分享代码。他们在 2008 年对其好友们开放了私下的测试版。

三个月之内,GitHub 便拥有了 6000 名用户。他们当中很多人都从自己的项目中分享代码。他们推举 Hyett 作为首席运营官。业界公司对这项服务非常欣赏,甚至乐于为此付费。因此一项商业计划应运而生。(PeepCode 的创始人 Geoffrey Grosenbach 甚至在一封邮件中写道“免费使用让我很不自在,我能直接写张支票给你们吗?”)GitHub 的企业客户让该网站成为了鲜有的无需谄媚广告商的社交网站。

对于不写程序的人,观摩 GitHub 网站的感觉是有些云里雾里的。其网站上包含了很多代码仓库,程序分支,大片的代码文本等内容。还有小的片段称之为 Gists。对于非技术用户这些近乎天书,但对于工程师而言则充满了甜头。

GitHub 的最大创新在于 pull request。那是在你通过分叉复制了某些东西之后,GitHub 会向软件开发者发送一份电子文档,其中说到“嘿,我正在你的项目基础上进行二次开发。你能看到我都做了哪些改进。按下这个按钮,这些变化就会加入你的项目。”其中 pull request 使得任何人都可以很方便的修正文档中的笔误,或是软件程序中的错误,甚至是添加对于法律文本的新建议。

在此你可以从 Preston-Werner 的 GitHub页面 中了解到很多。GitHub 的 CEO 建立了超过 40 个代码仓库,其中包含了一个非常火爆的针对黑客的博客引擎,叫做 Jekyll。Jekyll 已经被用户加星超过 12000 次,并且复制超过 2000 次。以 GitHub 的标准而言这都是很了不起的。

如果你继续往下看,你会发现 Preston-Werner 确实比一般 CEO 写的代码要多的多。但这里不乏他的其他爱好。其中一个项目包含了各种 GitHub 的定制啤酒柜照片,共被复制了 3 次。他还有一个仓库包含了他最爱的旧金山素食馆。共被复制了 37 次。但是包含了很多很多修改,这些几乎都来自素食主义者们对笔误的修正,以及添加上他们自己喜爱的餐馆,酒吧,以及冰淇淋店。

Preston-Werner 希望他的员工能能够像重新设计地铁一样来思考问题,因为他不希望他们忘记自己的使命:重塑人们的工作方式。在这一点上,他已经花了 4 百万美元来改善员工所使用的工具。该公司仅有的一笔收购,在他们获得 Andreessen Horowitz 一亿美元投资之前敲定。是一家由五个人组成的专门制作网页开发者工具及软件的公司,他们的产品是用来帮助人们在线分享幻灯片的。

从风投公司获得一亿美元投资,对于一家制作源代码管理软件的公司来讲本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是 GitHub 的社交网络属性令其与众不同。加州 Shasta Ventures 的管理总监 Jason Pressman 谈到:

程序员是新时代的摇滚明星。谁能在 50 年代就设想到摇滚明星能够拥有那么大的商业价值?程序员正在取得这样的影响力,因此 GitHub 作为程序员的中心拥有无穷的价值。

GitHub在白宫

如今,GitHub 拥有众多的付费用户:暴雪娱乐,Etsy,以及大的云服务提供商 RackSpace 等。最重要的科技公司中,甚至微软也拥有公开的 GitHub 页面。同时也拥有很多粉丝。GitHub 本身也透过敏锐的商业眼光,采用自身五条腿的小章鱼商标制作了一系列的主题帽衫,杯具以及不干胶贴纸。

但是究竟 GitHub 将如何达到其改变工作方式的目标,目前还不明确。Preston-Werner 称产品路线图的方式是违背 GitHub 企业文化的。他说:

我认为制定路线图的想法是过时的,承诺太多而达不到的风险是很高的。所以我们在发布新功能之前都不会谈论。

但是风险投资人 Levine 和 Pressman 认为 GitHub 的优势在于,其已成为一个平台。拥有超过三百万的用户,它完全能够以像 Linux 或是 PC 类似的方式进入企业,成为定制软件背后的共享平台。Pressman 称:

GitHub 绝对能够渗透入大企业。

就像 GitHub 进入白宫的方式。在一年前,白宫 CIO Steven VanRoekel 开始着手制定一个令政府数据更便于访问的计划。联邦机构堪称信息的宝库,从法庭记录到联邦通信委员会掌握的私人无限广播电台数据应有尽有。但是这些数据都很难被软件开发者访问到。

VanRoekel 在来到华盛顿前在微软工作过 15 年,授命解决这个问题。去年夏天,他的团队制定了一系列软件工具和政策文件,作为官员们的指导手册。

这个项目被称为 Open Data,其编写以及代码的完成就是基于 GitHub。最开始的时候,整个项目是存放在私有代码仓库中,仅能在 VanRoekel 管辖下的工作组内部访问。当任何人需要进行一项大的修改,他们无需发送邮件或是打电话。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提交一个 pull request。

五月的时候,VanRoekel 的办公室对外界程序员发布了开发他们数据库所需的软件。这些程序连同 Open Data 项目的政策文档都一并公开发布于 GitHub。VanRoekel 谈到:

这是白宫第一次通过 GitHub 代码仓库发布政策,因此如果你觉得自己比官员们高明并且希望改进“公开许可证”的定义,那就去做吧。直接复制下来原版,改进后再提交一份 pull request 给白宫。

VanRoekel 正在通过 GitHub 开启联邦政府的现代化,但是还有另外一群设计师正在试图通过 GitHub 来协作 3D 打印,而这很可能会成为 GitHub 的新增长点。一名犹他州盐湖城的软件开发者 Duane Johnson 最近通过 GitHub 将他的房子开源了。他正通过 GitHub 发布小型房屋改进 3D 打印设计项目。比如一个水槽增氧机,一个客厅地毯固定薄片,或是一个餐盘架。

Johnson 的设计密集且复杂。他们并不像源代码或是餐馆名录那样易于修改,但是 Preston-Werner 认为他的公司能够通过 3D 打印圈所使用的工具来改进 GitHub。他说:

3D 打印技术的革新业已成熟,我们很乐于成为这场革新的一部分。

在 GitHub 公司内的蛋蛋屋(60 年代仿古风格的乘凉地,还有很多球形椅)的一角就摆着一台 3D 打印机。公司鼓励员工将好的创意打印出成品。去年十二月,员工 Yossef Mendelssohn 弄伤了脚,并苦于无法同时杵着医用拐杖和普通手杖一起行走。于是他设计并打印了一个固定装置,能够帮助他将普通手杖与医用拐杖绑定。其代码可供任何人阅览。

Mendelssohn 的固定装置会走红吗?不会的。但是为了能找出什么才是有用的开源设计,把玩 3D 打印机还是很重要的方式。或许还需要五年的时间才会有结论,但是一旦 3D 设计师以及硬件黑客们对开源革命做好了准备,GitHub 就等在那里。Preston-Werner 说:

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让任何一个普通人,都觉得 3D 打印是很方便的。那么开源之风就会像如今影响软件业一样,影响硬件世界。而那正是我想去做的。

英文来源:wire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