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BAT 的你,该不该创业

在前东家李彦宏先生为楼下咖啡厅挤满了前来“勾引”百度员工的投资者而感到几分骄傲,又几分苦恼的当下,老马当下最大社交压力,不是目前一呼医生正蓬勃开展的业务,而是来自那些屁股还坐在 BAT 的办公室,心已飞到华尔街的前同事们和朋友们。

我该不该创业?这是老马目前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当然,问这些问题的朋友,大多是有些准备的,至少准备好了一个听起来逻辑很完美的 Idea,或者已有不少投资者慕名找上门……当然,也有些朋友是基于对现状的强烈不满,而没有成熟想法。

老马想对绝大多数人说的是:创业,绝不是解决人生困惑和走出当前困境的必由之路。相反,本文将详细分析哪些情况下你多半不适合创业。

困境型

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特别是壮年听雨客舟中的年纪,会遇到多而又多的具体问题。老马在和朋友们对话中,经常会遇到一个场景是,对方说:“我现在升职遇到一个瓶颈,所以,我想创业……”(同理,可代换为:经济/人际/发展/老婆……等方面遇到困难,所以我想创业)

遇到这类朋友,老马最常见做法是:不太听后面具体原因,先打发掉对方的“创业冲动”,再问具体能帮到对方点什么……

不是因为这个理由不够高尚、不够情。事实上,老马认为出自于私人内心的动机,的确是个人前进的最强大发动机。李彦宏就多次说过,他做百度最初目的是希望拥有影响力,但是,如果他不是同时还是个天才工程师+硅谷的浸润+华尔街的洗礼,可能也很难有今天的百度。

虽然创业需要激情,但老马认为对真正的创业者,激情只是海水表面的火焰,水面下需要一颗异常冷静的心和理性的、有长期打算的行动,这样才能对你的团队、投资者真正负起责任,不仅是道义上的责任,还有商业上的责任。

人生境遇常常变化,你遇到的或长或短的困境,都可能随时变化,或许明天就不再是问题,或许明天又有新问题,但你不可能在选择承担创业责任后,轻易放弃。对大多数人,壮年主要问题无非两类:经济上的和权力上的,而创业最大骗局就在于,它看起来似乎不但能满足以上两个需求,而且起效迅速……

事实上,对真正意义上的创业者,权力和金钱都是成功的副产品,如果仅仅被它们迷住双眼,你的追求可能永远也无法实现。可以肯定的是,创业一定解决不了你面临的人生窘境。相反,它还可以成倍放大你面临的困难和压力。

想法型

这类朋友已比前者离成功近了一步,他们找老马的目的,往往是希望通过老马这个互联网老兵验证一下自己想法的成功可能性。

不能说这种创业冲动没道理,而且大多数人的想法很可能听上去很有道理,他们理由是:xx(一般是个功成名就的大咖)说,我当初创业就是因为突然有了个想法……

老马每次听到这里,总觉得那些劝人创业的心灵鸡汤害人不浅。没错,成功者的故事里都会告诉你,他们最初是有个想法,可是,这类故事往往有个共同特点,就是里面的主人公,往往是通过长长阶梯才爬到人生制高点,可是公开版故事里,多半会把这条梯子给 PS 掉,然后成功者站在高处对你说:看,我是飞上来的,我是大风吹上来的……

你千万要注意,不要因为一个想法就觉得自己能搞定创业。有句创业老话是,你的想法其实一分钱都不值。很不幸,这句话基本是真理。做法是,不仅要有想法,还要有确实验证的需求、市场以及你到达目标的能力。

非核心骨干型

如果你的确在 BAT 工作且经验颇丰,而此刻,投资者又忽悠得你心痒难挠,那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判断:你所负责领域是这家牛逼公司的核心业务么?即使是,你是核心业务核心骨干么?

这里的含义是:如果你在 BAT 已浸淫多年,你会觉得你已经很了解“搜索”或精通“电商”,但你可能,只知道大象尾巴长的是什么样子。切记!看过和做过是两重天,不是在百度干过的就一定精通搜索、在阿里干过的就谙熟电商……尽管你因为天天浸泡在这种氛围,比一般人知道的多。

这条建议的潜台词是:如果某个投资者仅仅是冲着你头上 BAT 的光环而来,如果他反复强调的是对你的 BAT 背景感兴趣,而无视你的具体业务属性,那么赶紧 PASS 掉他……

异想天开型

这类朋友的特点是,一上来就告诉老马,我可以改变世界。这样的想法深具诱惑性和迷惑性,特别是能深深打动自己,但是它真的不靠谱。老马特别排斥革命性的、引领、创造、改变之类的炫词儿。

比如说,尽管先在移动医疗领域已竞争颇为激烈,但老马考虑调研了很久还是决定切入,原因是:发现在诊后领域的确存在大量真实需求,而这种需求的满足,绝非一日之功;老马做调研时,也的确被反复打动,但这种情感,来自对如今中国患者真实就医状态的震惊和感触,而不是“自嗨”。

有个最简单办法:不要看自己想法是否漂亮,而要实地调查有没有真实需求,不是一个两个三个人的需求,而是足够撑起你创业从理想走到现实里足够需求,调查、无穷无尽的一线调研是必不可少的。一上来就想改变世界的人,最后一定是被这个世界改变……

眼高手低型

创业者需要长久训练和考验,才能让你的能力成为下意识,才能不眼高手低。话说,当日帝都下了雷雨,而听说魔都已经可以看海,老马在办公室里,一边看外面园区里大雨如注,一边漫不经心和同事说:要是我是 Uber 做市场的,今天就从北海公园租几十条船来,让大家“打船”,那传播效果,别提了。

说完以后过了一个多小时,同事突然用一种如同看鬼神般的眼光看着老马,然后打开一张图片:原来过去一小时里,Uber 真把上海市区里车辆的图标换成了船。

老马这时说了一句:“做市场的人,心真是相通的。”说实话,老马要恭喜遇到这样情景的朋友,说明你的确已经有了较成熟眼光和想法,可以考虑一试身手,但这时,你一定要考虑几个问题:

第一,百度出身的朋友,要考虑一下以后没有一个邮件就来几千万的流量给你用了,流量获取是很花钱的……;

第二,阿里出身的朋友,要考虑一下自己的营销能力和平台营销能力之间的等级差,更要考虑一下自己能不能做团队的精神领袖;

第三,腾讯出身的朋友,要考虑一下离开宽厚的工作环境后承受压力的能力……

即使你能搞定流量、营销和团队,但也要看看这个市场有多大。如果它仅仅是个“风口”,市场本身不大,那最好还是别做。不要迷信雷布斯的风口论,难道我们 BAT 出来的人都是猪么?

拐个弯

那么,哪些情境下你可以说“Yes”呢?其实,作为一篇志在泼冷水的文章,老马本来想就此打住,因为说 NO 比说 YES 可能更重要,但是考虑了一下,觉得符合以下几种情况(最好兼具)的朋友可以一试:

欲壑难填型

如果你真的深刻领悟了某个族群或社会层面未满足的需求,而当前所有解决这种需求的体验又相当之差。

换言之,解决这种需求本身就是个公开、公知的难题,而大多数人,对此没什么办法时,你可以一试。所以,盲点其实是不存在的,但痛点和顽疾,却是你可能成功的唯一切入点,去满足那些难满足的需求,填平欲壑,就能成功。

产品牛逼型

如果你的确是产品牛人,又确实发现了一个可搞定的巨大需求,那么你也可以一试。

能符合这一条要求的人的确很少,具体说,前提条件是:你不但做过产品,而且已经基本构思好能符合创业需求的下一个产品,在很多团队拿着一个外包开发并充满 Bug 的 Beta 版到处忽悠投资时,成熟的产品(或者思路)其实是最难得的。

兄弟成群型:

这类人其实是最少的,有的人可能就是天生的团队领袖,比如说雷军,走到哪都会有真诚的拥趸和小弟;又比如,当你还没离开一个企业,你已经是一群人的精神领袖,这样的人,当然可以出来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