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的真实性无法确定,但是内容还是蛮励志的。刘强东为了找个女朋友,也是蛮拼的,居然一不留神搞成京东这么一个大家伙,想必小伙伴们也是醉了。屌丝们又看到了逆袭的希望之光。

社会学专业不仅找不到好工作,更找不到女朋友

来到人大的当晚,师哥与我们聊天,他告诉我们大学四年一定要学第二个专业。他说只学社会学,不太好找工作。

大一下学期,室友看上了外语系的漂亮女生,他每天跟着女孩上自习。有一天,他回来后坐在床上,只抽烟不说话。原来当女孩发现他的专业是社会学,就决定不跟他交往了。因为社会学系太难找工作了。

我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心想找不跟他到工作没关系,找不到女朋友却很可怕。所以,一定要学第二专业。选个什么专业能吸引她们呢?那个年代,最高深莫测的是计算机专业,但是,我们学校还没有计算机专业。于是自己买书,自学编程。

每抄一个信封,默念“6 分钱”

来北京上学,因为家里穷,我只带了 500 元。来人大之前,我对自己说:希望大学 4 年不再向家里要钱。所以,大一上学期我就做家教,大一下学期抄写邀请函。我会对着地方黄页,一个一个写邀请函,写完后折起来放进信封,再用胶水封好,整个过程赚六分钱。

抄了一年多的信封,我发现同班同学出书发了财,在他的感召下我开始推销书。那时,我每天骑着自行车,载着一二十本样书,拿着书单跑写字楼,有一次,我很幸运,卖出了一二十本书。

到了大三,我开始写程序赚钱。那时写程序非常赚钱,利用晚上时间一个月内编写一套程序能赚 5 万元。到了大三下学期,我就有了大哥大。有一天,我躲在树后打电话,一位男同学跑过来问我:“你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当时很多人拿着假大哥大装酷,我花 2.6 万多元,买的是真的。

创业失败,连一个碗都没带走

到了大四,我想创业。我觉得民以食为天,要创业最好开餐厅。在人大的附近,我常光顾的一家非常好的餐厅正好要转让,我觉得机会来了。我从邮局把我赚的 24 万元钱取出来,背着跑到老板那儿,没有讨价还价就盘了下来。

餐厅经营了半年,我虽然还在外面赚钱,但也在不断地往餐厅投钱。后来,我都要向家里借钱了。有一天,我着急了,到餐厅查原因。一查账,发现亏得一塌糊涂。

后来,有人跟我说:“你这么做,骨头都得赔了。”我问:“怎么回事?”原来,收银员和大厨谈恋爱,收钱出菜就无法核对了。买菜的小伙子不断地涨进货价格,豆芽从 8 角涨到 2 元,8 元的牛肉涨到 17 元……

没办法,只能关门。当时,我已经没钱了,就向亲戚借了十几万元。我还清了餐厅欠下的账,给每位员工发了两份工资。走的时候,我连一个碗都没有带走。

没有对错,只有管理

离开人大时,我欠了二十多万元的债。但是,作为创业人,我的信念和激情没有消退。我有很多疑惑,思考着人到底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带着这样的疑惑,我加入了日资企业日宝来福。

一年多来,我受到的最大教育是人不存在性本善和性本恶,没有管理的企业,结果是必然的。我不能埋怨餐厅员工,其实,餐厅出现的结果是由我自己造成的。

在日宝来福,我半年内当上了库管。日本人对我说,日语中没有“误差”一词,只有对和错。我当库管允许误差,比如,一两分钱的彩印纸,允许五张的误差;而床垫等产品却没有误差的概念,只要错了就走人。

为什么允许五张彩印纸的误差?因为印刷厂送纸时做不到 100% 准确。这个误差不是给我的,是给印刷厂的。回忆自己餐厅创业的失败,我不仅要担负餐厅破产的责任,还要担负没有教育员工的责任。谁造成的?都是我造成的。

只要发现了,一秒钟就要把他干掉

之后我在日本企业工作一年多,我有反思。基于对人的思考,在京东的 16 年来,我在人事管理上用到了一张表格。这张表格不是京东发明的,实际上,gE 等很多企业差不多都在用。

在京东,每年 50000 名员工要做一次 360 度考核,会用到这张表;我们招聘管培生用到这张表;员工的升职、加薪,当然也包括辞退,都会用到这张表。

说说京东的真实例子,公司内部有些员工有贪污行为,每年都有一两个被公司查到,或者被供货商、合作伙伴举报,查实后就开除。

京东价值观的核心,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正”。相信很多人都对京东有一定的了解,比如最早我们强调正品行货,只要你买了东西就给你发票,不管你要不要。你说,能不能便宜点,省点儿税钱?对不起,没有,京东不提供这项服务。

三年前,我们开了公司的一个副总裁。他实际上就拿了供应商的一个箱子。副总裁的年薪是 150 万,给他股票的话,他手里的股票至少能值六七千万元人民币。可是,他栽在一个 300 元左右的箱子上。供货商说箱子给你吧,他拿了,而且拿回家了。结果被人举报,查实后,就把他开除了。这还是价值观不一致造成的。今天拿 300,明天可能就是 30000,这跟当时我开餐厅的情况一样,那样会导致企业的失败。

我想有同学参加过京东面试,我们有各种各样筛选的方式、方法,考核更多的是价值观,只要能够上人大,能力没有差到哪儿去,是一个比一个强。其实,刚毕业学生的能力根本没法考核,对企业来说是必然要冒的一个风险。可是价值观的风险不能冒,所以我们所有的考试、考核大多数都是指向价值观是不是与京东相匹配

从创业到上市,京东起起落落,困难重重。最难的时候,当第一轮融资花完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不可能再拿到钱啦(融资),意识到京东真的要倒闭了。

那时,京东正好是创业十年,从 1998 年到那时已经有两三百名兄弟了,有的兄弟跟了我快十年了,他们从大专一毕业就跟了我十年,相信我才留下来,很多人挖也一直没走。但是,如果企业倒闭了,那些跟了我十年的人走的时候一无所有,而且当他再出去找工作会很难,因为是从一家倒闭的企业出来的,是败兵。

所以,那个时候心里的那种痛苦真的是难以言喻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长了很多白头发。过去我看小说,会看到一夜愁白头发的情节,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有恐惧感,还有对兄弟们的愧疚、羞愧。这样的痛苦可以说是无法言喻的。